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行情 >

姚劲波手撕贝壳:呼吁处罚40亿 安居客PK贝壳“相杀”那些事儿

2021-04-11 13:40港股行情 人已围观

简介文:胡嘉琦朱耘又是一年四月天,安居客与贝壳找房再度“开撕”。4月10日,58同城网CEO姚劲波在个人微博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

  文:胡嘉琦朱耘

  又是一年四月天,安居客与贝壳找房再度“开撕”。

  4月10日,58同城网CEO姚劲波在个人微博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

  对于姚劲波的说法,贝壳找房公开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两年前,2019年4月23日,贝壳找房成立一周年之际,安居客和贝壳找房“互撕”起来,双方均指责对方盗用自己的房源图片,且将对方告上法庭。

  安居客与贝壳找房“互撕”背后暗藏着怎样的利益之争?贝壳找房真如姚劲波所言涉及垄断行为吗?

  呼吁国家罚款贝壳40亿

  并附贝壳“二选一”截图

  4月10日,58同城网CEO姚劲波在个人微博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

  姚劲波还建议将此罚款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老百姓买房负担。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希望良性竞争能让行业更公平,老百姓买房更简单。

  姚劲波在个人微博除了发表希望国家惩戒贝壳的言论外,还附有贝壳“独家”房源的图片及贝壳与中介签署合同的时要求中介“自愿选择与合作期间就贝壳方与其他方共同参与销售的新房项目,乙方仅为贝壳方提供共场项目的渠道销售服务,不以任何方式为贝壳方以外的任何第三方直接或间接提供共场项目的渠道服务。”

  而《商学院》记者在搜索关于贝壳房源时,并未发现姚劲波所谓的“独家”房源。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贝壳是否存在姚劲波所说的行业垄断行为与问题还需要监管部门调查与认定,不过无论姚劲波的“发难”是否有借机炒作为安居客上市拉人气的问题,这也给其他行业的企业发出了合法经营以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提示。另外,监管部门的反垄断调查也应该排除所有制歧视,不能只针对民营企业,而应该基于法制公平对所有市场主体一视同仁,以维护市场运行与市场竞争的正常秩序。

  贝壳回应:依法经营

  据澎湃新闻4月10日报道,贝壳找房方面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贝壳找房于去年年8月13日,贝壳找房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BEKE”,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

  今年贝壳找房发布上市后的第一份年报。财报显示,贝壳找房2020年年营收705亿元,同比增长53.2%。全年净利润达27.78亿元,首次实现美国会计准则下全年盈利,经调整后净利润达57.20亿元,同比增245.4%。

  截至目前,贝壳股价报55.95美元,较发行价已翻倍,市值超过662亿美元。

  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开撕贝壳找房?

  就在姚劲波发文声讨贝壳的两天前,其旗下的安居客刚完成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材料。而同为居住服务领域的服务商,贝壳被视为安居客最大的竞争对手。

  4月8日,安居客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此前传闻终于落地,这也是58同城私有化后,姚劲波再次试水资本市场。这一次,姚劲波将58同城的房产业务基本都装入安居客,拟在港独立上市,这个动作也被解读为正面迎战贝壳。

  从招股书来看,虽然在用户眼中贝壳和安居客同处于房产经纪赛道,但贝壳倾向打通房产交易全链路,通过收取佣金获利,但安居客实则做的是流量生意,通过向房产中介或经纪人出售平台曝光位来获得收入。

  安居客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安居客营收分别为62.16亿元、75.79亿元和80.5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07亿元、23.06亿元和19.55亿元。这意味着,安居客在2020年营收创下历史新高的同时,净利润却出现了15.2%下降。

  安居客官网显示,其于2007年成立于上海,公司业务覆盖新房、二手房、租房、商业地产、海外地产、装修等领域。其于2015年3月被国内信息服务类网站58同城以2.67亿美元收购,目前定位为房产信息及交易服务开放平台。

  安居客控股股东是此前在纽交所上市的58同城,持有公司45.3%的股权,后续58同城被私有化退市。目前,58同城实际控制人为姚劲波,其透过Quantum Bloom持有58同城54%的股权。姚劲波为安居客实际控制人,并担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腾讯亦是持有安居客14.1%的股东。

  招股书显示,2020年,安居客服务超过650个经纪品牌和95家百强开发商。安居客的主要收入来自向房产经纪品牌、经纪人及开发商提供的在线营销服务,以及新房销售交易的佣金。

  “相杀”多次

  同为房产中介,安居客成立于2007年1月,是国内房地产租售服务平台,专注于房地产租售信息服务。2015年3月2日,58同城宣布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安居客集团,交易金额为2.6701亿美元。

  贝壳找房作为链家系的主要品牌,脱胎于链家,其定位于“技术驱动的品质居住服务平台”,致力于聚合和赋能全行业的优质服务者,为消费者提供包括二手房、新房、租赁和家装等全方位的居住服务。“平台化”被认为是其最主要的特征。一个是拥有中国最大的线上房地产经纪服务平台,一个是由中国最大的线下房地产中介公司推出的线上平台。

  2019年4月23日,贝壳找房成立一周年之际,安居客和贝壳找房就曾“互撕”,双方均指责对方盗用自己的房源图片,且将对方告上法庭。

  安居客称,贝壳找房网运营方涉嫌盗用安居客网站房源、周边配套图片,要求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判决贝壳找房网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以及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随即,贝壳找房起诉安居客。

  双方各执一词。

  据安居客的申诉,2018年7月起,其运营人员专门拍摄的楼盘照片被贝壳找房盗用,甚至连水印都没有抹去就被直接上传,还会不定期调整、删除原告拥有著作权图片的权属信息。经安居客方初步核实,其扒取图片数量约为6万余张。

  贝壳找房反诉称,安居客从链家网、贝壳找房网站和APP盗图片的行为从2016年就开始了,除了图片,自己投入大量资源研发、拍摄、制作的房源VR图片也被篡改盗用。据贝壳申诉称,安居客盗用VR房源、实勘图、户型图共计超过260万张。

  据《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11月25日,安居客作为原告与被告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庭外和解,原告安居客撤诉。

  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双方互相起诉意味着安居客和贝壳找房竞争公开化,也说明竞争中存在很多矛盾点。从两个企业的诉求来看,其反复用到了几个词——扒取、盗取等。

  严跃进认为,企业之间的合作是为了扩大竞争能力,尤其是现在几家大型机构都在资源获取等方面进行发力,在此过程中也引发了很多竞争。而对于中介机构而言,竞争的焦点实际上是在抢客源和房源。尤其是互联网概念下,房源的抢夺力度很强,往往是后续的焦点。中介机构的竞争,其实主要是几家大型企业的竞争,本质上也是希望做到TOP1的概念。而其他中介机构,竞争是比较模糊的,或者说没有过多公开性的竞争。当然实际过程中也存在房源资料抄袭、佣金方面打价格战等现象。

  实际上,市场化的竞争机制下,必然会产生相关的法律去制约市场的无序竞争。

  柏文喜认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在平台型公司作大以后都会或多或少存在,必然会影响市场竞争秩序与行业进步,国家工商总局对于阿里巴巴集团的处罚就是一个重要警示。

  对于安居客及贝壳后续发展情况,《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部分内容来自中国基金报(泰勒)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596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