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行情 >

姚劲波 “贝壳”里的安居客

2021-04-12 00:06港股行情 人已围观

简介来源:观点成见观点地产新媒体置身于庞杂喧闹的外部世界,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通过朋友圈吁请,往往透出姚劲波的一丝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

投资研报

【机构调仓】大曝光!王亚伟1400万杀入1股!张坤、葛兰等调仓踪迹泄露(名单)

【主力资金】解密聪明资金如何把握A股行业轮动(附净流入、出TOP50股名单)

【超级大单】大宗还能涨吗?周期走完了吗?这些信号特别值得注意!

【机构调研】全面剖析张坤、刘彦春等A股十大“顶级”基金经理操作秘籍

  来源:观点

  成见

  观点地产新媒体

  置身于庞杂喧闹的外部世界,多数情况下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

  通过朋友圈吁请,往往透出姚劲波的一丝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来源于贝壳越来越大的市场影响力,及自身逐渐丧失的市场话语权。

  观点地产网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称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商业世界是一个无限游戏的世界,没有一个领导者希望game over,但若要想运用无限的思维来领导团队,往往很难。书中提出了无限游戏的五个要素,即追求崇高的事业、建立彼此信任的团队、尊重值得较量的对手、拥有攸关存亡的变通性以及领导人的勇气。

  尊重值得较量的对手并不容易,不仅面临压力和利益冲突,更推翻了许多人心中“要赢”的想法——成为某个领域的绝对霸主。

  这不,借着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阿里巴巴实施 “二选一”垄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182亿元,58同城CEO姚劲波便向老对手左晖发难了。

  双方掐架不是第一次,早在贝壳找房上线之初,58集团就牵头组成“反贝壳联盟”,质疑链家从经纪公司升级为平台公司的身份合理性,抵制贝壳找房和链家“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行为。

  如此看来,姚劲波的危机感,从那时便开始。

  姚劲波发难

  4月10日,姚劲波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并建议将此款项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老百姓购房负担。同时,他表示,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领域。

  指控很强烈,为了佐证,他还在朋友圈贴出两张图片,显示贝壳找房对部分房源实施强制性独家代理,从而作为其涉嫌垄断的证据。

  图片显示,在太原地区,贝壳找房所控制的“独家”新房房源包括如意小区、文湃苑等小区,排在其新房页面之首,且用红色字体标注房价为上涨之势,而非独家房源如龙泽苑则排名靠后,房价也相对平稳。

  另一张图则疑似贝壳找房与渠道商签订的合同:贝壳提供多种合作模式,但条件不同,分佣比例和垫佣比例均不同。

  比如,若渠道商“自愿”选择合作期间战略仅为贝壳方提供新房项目的渠道销售服务,不以任何方式为贝壳方以外的任何第三方直接或间接提供新房项目的渠道销售服务,且经纪人人数大于等于5人,那么,其共场项目分佣比例达到85%,独家项目分佣比例达80%,垫佣比例为100%,否则会相应减少5%-10%。

  这一言论迅速被搬运发酵,并引起广泛讨论。比如,“包装”方式是什么?独家房源与垄断是否相关?市场占有率多高涉及垄断?提高市占率促进了效率还是恶化了交易市场?显然,在姚劲波投掷一颗深水炸弹之后,留给市场的是一个个问号。

  而贝壳找房于当日晚间回应: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秩序是“义举”,但夹带私利的正义,多少显得不够纯粹。

  从商人本质来说,姚劲波此次借机发难时机巧妙,恰逢安居客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材料,因此外界声音指,姚劲波此举有为安居客造势的意图。

  4月8日,58同城将房产业务安居客、58房产、爱房、巧房打包,以“安居客”的名义敲响了港交所大门。

  招股书显示,2020年,安居客服务超过650个经纪品牌和95家百强开发商,线上覆盖的城市及县城数量超820个,收入来自向房产经纪品牌、经纪人及开发商提供的在线营销服务,以及新房销售交易的佣金。

  根据最新招股书披露来自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安居客2020年第4季度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量为6700万,按2020年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量计算,安居客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房产平台。同时,公司开发的房产数据基础设施房源全息字典收集了中国1.94亿套房产数据,这是国内第二大房源数据库。

  而同为房产中介平台,贝壳则是安居客最为强劲的对手。不同于安居客的线上平台模式,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是在线下直营的基础上,以平台模式引进各地中介机构品牌入驻,链家成为贝壳找房平台上的一个“自营”品牌。

  这一平台定位于“技术驱动的品质居住服务平台”。以房屋中介为核心延伸出家居服务、金融交易、装修和社区服务等各种触及社区经济的业务。

  贝壳的模式得到了资本市场认可。2020年8月,贝壳找房在纽交所敲钟上市,首日市值便高达400亿美元。截至目前,贝壳股价报55.95美元,较发行价已翻倍,市值超过662.5亿美元。

  贝壳阴影下

  相比起盯着别人的锅,更重要的是煮好自己的粥,消费者显然同样关心安居客的真假房源问题。

  实际上,通过朋友圈吁请,往往透出姚劲波的一丝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来源于贝壳越来越大的市场影响力,及自身逐渐丧失的市场话语权。

  透过数据可能更为直观:2020年,贝壳找房营业收入为705亿元,同比增长53.2%,这主要是平台总交易额(GTV)规模大幅增加所致。其中,存量房业务收入为306亿元,新房业务收入379亿元。

  目前,贝壳找房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屋交易和服务平台,也是继阿里巴巴之后的中国第二大商业平台。2020年,贝壳的GTV(平台总交易额)增长就相当强劲,达到3.5万亿元,而上年为2.13万亿元。京东或拼多多的这一可比数据(GMV)均未超过3万亿元。

  姚劲波的焦虑不可能不存在,从营收规模来看,安居客与贝壳相距甚远。2018年至2020年,安居客集团分别实现收入62.16亿元、75.79亿元、80.52亿元,去年营收仅为贝壳11.42%。

  据悉,贝壳的营收主要还是通过房屋成交收取佣金。随着贝壳找房影响力越来越大,市场亦担忧一家独大是否会存在“垄断”隐忧。

  原因在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企业,往往摄取高额利润,逼仄同类企业生存空间,从而给消费者带来不利影响。

  今年春节后贝壳上涨中介费便引起市场关注。2月消息指,贝壳在包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郑州、重庆等多个重要城市上调中介费至3%,由买家承担2%,卖家承担1%。

  前我爱我家的副总裁胡景晖曾担忧贝壳走向垄断:“贝壳今天在服务水准,技术能力,内部管控等诸多方面是行业领先的,但这不能成为超额定价,碾压式消灭竞争对手的理由和依据。一旦走向谋求垄断,行业领军者将瞬间从行业的进步力量变成行业的反动力量。因为它消灭了行业的多样性和充分竞争,剥夺了C端和B端客户的选择权,自觉或不自觉地通过霸凌定价谋取超额利润,最终自己也丧失了进步的动能,这将是整个行业的悲剧。”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于去年,市场监管机构就已多途径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2020年11月6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税务总局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线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参会企业包括阿里巴巴、京东、美团、58同城、贝壳找房等27家主要互联网平台企业。

  会议中直指,不得存在强迫商家“二选一”等扰乱线上市场秩序行为,并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坚持依法合规经营,勇于担当社会责任,不断强化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共同促进线上经济健康规范发展。

  今年二月初,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正式印发《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直指平台经济领域,即电商平台、社交平台、外卖平台、搜索平台、出行平台、直播平台、在线OTA平台等。

  某场财报会上,贝壳找房曾被投资者问及反垄断指南的影响。

  “我们认为这个反垄断指南主要针对一些高市占率的互联网公司,贝壳刚刚成立两年多,所在的住房交易市场规模达到32-35万亿元,2018年我们的市占率只有5.3%,2019年达到9.1%,今年大概达到了12%-13%,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管理层称目前符合反垄断指南的所有要求。

Tags: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5969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