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行情 >

B站快手米哈游:除了腾讯 他们也在买买买

2021-04-12 18:14港股行情 人已围观

简介作者|婷婷B站又出手了。4月1日,B站入股心动公司的消息引发游戏赛道内的震动,紧接着在2日、8日,B站又接连投资了游戏研发商衍光网络、汉服国风品牌十三余。约一周时间里,B站密...

  作者 | 婷婷

  B站又出手了。4月1日,B站入股心动公司的消息引发游戏赛道内的震动,紧接着在2日、8日,B站又接连投资了游戏研发商衍光网络、汉服国风品牌十三余。

  约一周时间里,B站密集出手三次,在几乎相同的时间里,腾讯也恰好完成了对十二光年、阿哇龙游戏、云柚货运的三笔投资——曾经的小破站成为了豪爽的金主,投资节奏甚至追赶上了老大哥腾讯。

  后浪凶猛而来,昔日被腾讯与阿里巴巴把持的战投江湖已经变了模样。新格局中,最受瞩目的是美团、滴滴、字节跳动等新一代明星企业,它们成为投融资市场上一股活跃的新势力,招兵买马、圈占领土。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CEO陈宏在与‘资本侦探’的交流中曾提到这一趋势:“从CVC角度来讲,逐渐会有更多的CVC出现,过去我们讲BAT,最近其他企业的市值增长也很快,像第二梯队的美团、拼多多,字节跳动上市以后也会有巨大的资金。对于一个好的(创业)企业来讲,它现在的选择变得比以前更多了,除了BAT,还有十几家可以选。”

  正如陈宏所言,过去创业者不得不面临的“阿里腾讯二选一”的问题,现在有了更多解法。回看近期大大小小的投融资事件,参与的CVC名单中,不仅有阿里巴巴、腾讯等投资老手,美团、字节跳动等耀眼新星,还出现了B站、泡泡玛特、蔚来等年轻一代的名字。

  BAT、TMD之外,还有一个被相对忽视的新生代CVC江湖在悄然兴起。

  内容文娱:争抢好标的

  大文娱赛道内,最值得注意的是几位手握热钱的新贵:曾在美股上演十倍传奇,刚刚完成赴港二次上市的B站;短视频第一股,引发打新狂潮的万亿快手;上市首日以超100%的夸张涨幅开盘,被视为Z世代宠儿的泡泡玛特。

  随着几家企业的成长,手里积攒下的规模化资金总要以最合适的方式花出去。

  投资当然是花钱的一个好方式。有趣的是,B站、快手、泡泡玛特有时会瞄上同一个标的,例如最近B站和泡泡玛特联手投资了汉服古装品牌十三余,此前B站和快手也曾一同出现在MCN机构小象大鹅、游戏开发商中手游的投资者名单中。

  不过具体来看,三家企业的投资风格还是有着明显不同。

  B站活跃于投融资市场的时间最长,布局也最为深厚。其首次作为投资者的身份亮相是在2013年,入股一家手机游戏开发商嬉皮士游戏。B站与这位老朋友依旧有着业务上的合作,去年,嬉皮士工作室制作了由动漫改编的游戏《RWBY》,在B站平台发行。

  2016年是B站投资历程中的第一个关键之年,此时B站正式开始四处撒钱,一年内共完成23笔对外投资,其中包括对游戏开发商荣光游戏家的收购,这也是B站首次收购外部企业。结合B站发展历史,2016年在业务上也是一个重要节点,该年B站获得日本手游《Fate/Grand Order》(简称《FGO》)独家代理权,开始在游戏分发领域大展拳脚,并且仅这一个游戏,就为B站带来了可观的收入——2017年度的游戏营收超过20亿,占总营收的比例为83.4%,其中《FGO》占比游戏业务的71.8%。

  2016年至2017年,B站的对外投资主要以天使轮、A轮的早期项目为主,偏爱的领域包括动漫制作、游戏开发、泛二次元IP产业链运营,以及轻小说、音乐、虚拟偶像等泛二次元内容开发商。该时期,B站投资的主要项目有:

  动画制作:海岸线动画,绘梦动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

  游戏开发:蛮啾网络,潜龙心诚,族星灵凡,御宅游戏,萌鲸网络;

  泛二次元内容:MUTA优他动漫、禾念科技(虚拟偶像),水幻之音、咕噜吧啦音乐(音乐平台),轻文轻小说(轻小说社区);

  IP产业链:艾漫动画(动画IP周边代理),悦响文化(动画IP运营),AC模玩网(动漫周边教育),魔都同人祭ComiCup(动漫展)。

  紧接着,2018年是B站发展历史中的另一个关键节点,该年3月份,B站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成功挂牌上市,募资约30亿元人民币。手握充沛资金,B站继续在投融资市场上大展拳脚,不断通过资本力量加固自身在游戏、动画、泛二次元领域的城墙。2018至2020年,B站分别完成20、9、25笔对外融资。

  与上市前相比,这一阶段的B站投资风格更加大胆了一些,开始参与到一些融资规模更大的中后期项目中,比如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参与映客、中手游的IPO,以5.13亿港元投资欢喜传媒。投资领域方面,B站依旧重视动画、游戏等泛二次元内容,此外投资名单中还出现了企业服务、AR/VR、MCN等更多元化领域。

  有意思的是,B站也在以投资的手段扶持一些从自己的平台中生长出的项目。去年十月,B站先后投资了IC实验室和汉卿传媒,其关联账号“IC实验室”、“敬汉卿”在B站平台分别有120万、900万粉丝。今年B站先后投资的小艾大叔、十三余,主创成员也都有B站UP主背景。

  小红书现阶段的投资思路与其非常相似,更青睐与平台有更强粘性的品牌。小红书今年3月才正式开始以投资人的身份活跃,其选择的劲面堂、MOODY,都是在小红书上走红的消费品牌。

  B站喜欢在赛道内广撒网,快手则更倾向于筛选出头部优质标的。

  从2017年开始,快手对外投资并购次数共34起,数量不敌B站,也远少于老对家字节跳动。但仔细拆析快手所打下的这片隐秘的江湖,会发现其投资布局与字节跳动非常相似。

  与短视频相关的娱乐内容、视频工具,是双方理所应当都会布局的方向。对此,快手收购了A站,投资了知乎、比达传媒(嘻哈文化运营)、创动空间(偶像娱乐经济)、小象大鹅(MCN)、大片(视频制作工具)。

  此外,游戏和教育是字节跳动现阶段主攻领域,快手实际上也有通过投资的方式参与其中。游戏方面,快手投资了游戏开发商犀牛互动、王牌互娱、中手游、凉屋游戏、赛瑞思动等;教育方面,快手以3000万美元重金押注火花思维。

  电竞、支付、企业服务、AI科技等赛道,也是字节跳动和快手都会关注的投资方向。当然,从投资数量和布局深度来看,字节跳动会更胜一筹,不过快手战投的覆盖面已经较为完整。

  与B站所体现出的投资策略不同的是,快手选择的企业,不一定与现阶段业务有密切关联。快手有时会跳出业务框架,押注教育、半导体、企业服务等大方向。这有可能碰撞出更大的想象空间,比如去年9月快手投资的nreal太若科技,致力于消费级MR智能眼镜研发,如果产品成功落地、推广,有机会与快手短视频形成联动。

  快手、B站之外,泡泡玛特是另一位资本市场的当红炸子鸡,去年在港上市时上演首日暴涨神话,真正意义上地让市场感受到了Z世代的力量。

  上市后,其会如何配置这一大笔融资、是否会布局自己的投资版图,这是市场相当关心的问题。

  目前,泡泡玛特仅有三次出手。去年八月,泡泡玛特曾战略投资木木艺术,旗下拥有大众较为熟悉的木木美术馆,为网红晚晚与其丈夫林翰创办。双方称融资完成后,会在潮流艺术领域加强合作。今年1月,泡泡玛特收购了龙腾嘉贸,根据企查查显示,该公司主营业务包括销售建筑材料、金属材料、机械设备等。

  最值得注意的一次投资事件是,上周泡泡玛特和B站、正心谷创新资本联合投资了汉服国风品牌十三余。泡泡玛特称,汉服是中国传统文化里最具代表性的IP,而IP的开发与运营正是泡泡玛特所擅长的。可以想象的是,十三余所擅长的汉服,有机会成为泡泡玛特的盲盒元素。

  泡泡玛特曾提过其与乐高在业务逻辑上的相似性,盲盒与积木都可以被视作IP的承载器,通过不断地扩展IP内容,可以使企业始终保持活力与吸引力。入股十三余,是泡泡玛特沿着这一思路的尝试,也意味着泡泡玛特以丰富IP为核心的战略投资布局正式开始。

  “Z世代”在迈进资本市场后,也开始走向投融资的舞台了。

  新造车:有人豪爽有人慎重

  最受瞩目的新生代企业名单中,新造车三剑客——蔚来、理想、小鹏——一定拥有一席之地。

  去年,随着蔚来股价从谷底回升、理想小鹏成功上市,这三位“吞金怪兽”终于解决了自己的生存危机。不再缺钱的新造车三剑客,有了满足自身经营所需的同时、向外部输血的资本。不过,三家企业各自的造车风格迥然不同,其对应地投资策略也有着明显差别。

  其中,着眼于高端市场的蔚来,无论造车路线、用户运营风格还是投资策略,都显得十分豪爽。蔚来本身就是新造车三剑客中融资规模最大一家,同样其也是对外投资最多的一家。

  蔚来的投资生涯从2017年开始。该年5月,蔚来完成由百度、腾讯领投的C轮融资,规模达到6亿美元,紧接着在7月,蔚来就摇身一变成为投资人,以数千万美元投资嘀嗒出行。这一投资决定与蔚来创始人李斌的个人意志有着密切关系,早在2014年李斌就已经成为嘀嗒出行投资人。嘀嗒出行创始人、CEO宋中杰在与‘深响’的交流中曾提到,李斌在与宋中杰第一次见面时就抛出了橄榄枝,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敲定了投资事宜。

  2017至2020年,蔚来分别完成了6、12、3、11笔对外投资。其中动作最少的是2019年,彼时蔚来自顾不暇,因账面巨额亏损、融资不畅一度濒临生死边缘,但2020年蔚来走出低谷后又迅速恢复了投资节奏。今年以来,蔚来已经完成五笔投资。

  投资领域方面,蔚来着眼于与其业务关联性较强的出行市场或造车产业链,比如汽车后服务、汽车电商、车联网等。其中蔚来布局最深的赛道是自动驾驶,先后投资了Momenta魔门塔、主线科技、图达通Innovusion、四维智联、小马智行Pony.ai、Inceptio嬴彻科技、易控智驾。

  比起蔚来,理想和小鹏明显还未在投资布局上花费太多精力。

  尤其是小鹏,其至今只有一次对外投资,即在去年3月并购福迪汽车。这是一次完全服务于小鹏造车业务的收购行为,通过收购福迪,小鹏拿下了整车生产资质,这是新造车企业的一贯做法,如拜腾买下一汽华利、理想并购重庆力帆。

  除了在2018年并购力帆之外,理想汽车至今还有六次对外投资。分别是2016年8月投资智能驾驶科技公司易航智能,2017年9月投资精密激光及光电传感器企业流深光电,2017年10月、2020年7月两次投资自动驾驶企业知行科技,2018年4月、2020年7月两次投资人工智能+物流领域企业新石器。

  从布局领域上看,理想的投资思路与蔚来相似,都更看重自动驾驶这一与新造车密切相关的科技领域。不同之处是,理想对标的的选择会更加慎重,并且愿意追投自己看好的优质企业。

  总的来看,新造车三剑客目前仍是围绕着核心的造车业务进行深度布局,其中除了蔚来在投融资市场较为活跃外,理想、小鹏出手都非常谨慎——即使是在上市成功,大笔融资到手后,理想、小鹏也并没有大手大脚地花钱。

  毕竟,从现阶段的技术趋势、市场竞争环境来看,新势力们仍不能完全解决现金流焦虑。

  游戏:巨头和诸侯,都在买买买

  无论是B站、快手等崛起中的内容平台,泡泡玛特等新消费品牌,或是踩中时代风口的新造车,大多遵循着新经济的基本逻辑:靠外部融资烧钱,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估值的极速膨胀,以此完成市场教育后再一步步谋求盈利。

  但游戏赛道的玩法格外不同。撕破腾讯的层层封锁后新近崛起的游戏公司,如米哈游、莉莉丝,都只在成立初期进行过一至两轮外部融资,但游戏本身的强变现能力已经足以支撑其自我造血,并且有富足之力开展战略投资。

  米哈游与莉莉丝对外投资的数量都为10次,其中米哈游是从2018开始尝试投资,2019、2020年都较为活跃;莉莉丝2014年就投出了第一笔钱,但近两年时间里反而兴致缺缺,2019年只投出一笔,2020年不曾出手。

  双方投资数量相当,但节奏截然不同,且青睐的板块也不同。米哈游尤其重视IP衍生品,先后投资了IPSTAR潮玩星球、艾漫动漫、十二光年等涉及IP衍生品制作、零售的企业,此外米哈游还会关注线下游戏场馆、游戏内容媒体、视频云科技等游戏产业链企业。

  莉莉丝则主要着眼于游戏发行及渠道,其先后投资的盖娅互娱、AviaGames欢岳网络、任玩传媒都能够帮助莉莉丝面向海外市场进行游戏发行。此外莉莉丝还先后投资了游易游戏社区、心动网络、知乎等内容社区。

  被投资的标的中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心动网络,目前其股东名单中包括阿里巴巴、哔哩哔哩、字节跳动、莉莉丝、米哈游、叠纸游戏、三七互娱、梧桐树资本等,集齐了传统VC、CVC巨头、新生代文娱新星、游戏赛道头部玩家。

  心动网络如此被市场重视,是因为游戏市场中渠道资源殊为重要。腾讯正是从渠道切入运营和自研,用强大的资本力量投资了近百家游戏相关公司,才在游戏市场打下稳固壁垒。目前字节跳动同样以这一思路前进,入股心动网络、拿下渠道资源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步。

  不同之处是,腾讯与字节跳动,刚切入游戏赛道时都需要补足自身的研发实力,因此广撒网捕捞游戏开发商。米哈游本身作为游戏开发商,则会更看重产业链上下游的补足,为自身IP提供更多变现场景;而莉莉丝作为出海企业,最为看重的是海外的渠道资源。

  总而言之,无论是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实力大佬,还是米哈游、莉莉丝等头部垂直选手,要想在游戏市场内建固城池,都离不开“买买买”的策略。

  总结

  CVC不再是巨头的游戏了。

  年轻一代企业们已经杀入了投融资市场,开始进行独立的资本叙事。当然,现阶段这些年轻的CVC们投资风格都还较为慎重,普遍更关注早期项目,选择的标的往往都与自身业务有着较强的关联性。相比起腾讯等老大哥们会通过资本手段,进行自身业务版图的扩张,新生代CVC还停留在协同产业链、巩固主营业务优势的阶段。

  但无论如何,新生代CVC一定会日益活跃。尤其是在快手、泡泡玛特、新造车三剑客等年轻企业们,纷纷完成IPO后,都需要考虑如何把融到的大笔资金进行合理配置。

  如何合理地、效益最大化地花钱,因此成为新生代企业们需要学习的一课。